原标题:对话|俄专家谈中俄伙伴关系:两国能“更好地理解对方”

  3月30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4月4日至5日对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

  此前,由于王毅访俄推迟,也引发了外界的一些猜测。中国外交部28日还应询回应称,3月25日,俄罗斯克麦罗沃市购物中心发生严重火灾,“鉴于俄方领导人日程因此出现重大调整,中俄双方商定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访俄推迟举行。”

  然而,一直以来,一些“唱衰”中俄关系的论调不时出现,认为双方一直存在“政治热经济冷”的现象,声称两国的走近只是因为现实利益。与此同时,所谓“中国人口威胁俄罗斯远东地区”、“俄罗斯成为中国原材料的附庸”等说法也常被提起。

  此外,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被指对俄罗斯在中亚地区这一传统势力范围内构成了威胁。3月初,美国媒体还撰文称,随着中国在中亚经济影响日益扩大,俄罗斯担心被中国挤走,通过故意夸大阿富汗境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组织的威胁,打安全牌在中亚对抗中国影响。

  对于中俄关系的质疑之声,俄罗斯学者、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apaper.cn)专访时表示并不认同。

  “中俄伙伴关系是珍贵的。我们不应该把用美国的同盟关系标准来衡量中俄关系的亲近,我们在国家利益层面是有诸多一致的地方的。”陈寒士说,美国与盟友的同盟关系只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

  近期,由于被指干涉美国大选、俄罗斯前间谍中毒案等一系列事件,俄罗斯与美英等西方大国摩擦不断,与西方关系不断下滑。但是,陈寒士认为,在普京刚刚连任俄总统之后,与西方的关系仍然会是俄外交政策未来的重点,“俄罗斯需要做的更多是扭转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担忧”。

  此外,对于普京接班人问题,陈寒士也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作为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俄罗斯在亚太地区”课题项目负责人,陈寒士主要研究俄罗斯对东亚和东南亚的政策、中国与中亚邻国关系等。在加入卡内基之前,他曾在媒体供职,曾是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记者团成员,并担任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周刊之一——《生意人报》的外交专题副主编。此外,陈寒士也是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的慕尼黑青年领袖及外交与防务政策(俄罗斯)委员会委员。以下为澎湃新闻对其的专访内容。

  中俄能“更好地理解对方”

  澎湃新闻:一直以来,有种说法认为,中俄两国只是因为各自的现实利益而走在了一起,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陈寒士: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珍贵的。关键问题是不应该把所有的国家之间关系都与美国建立同盟关系标准相互比较。有人会说像美国与英国、美国与日本这样建立共同的防务合作、贸易合作才是真正的“朋友”,其他的都是所谓的“假朋友”关系。

  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美国的同盟关系是非常特殊的,是美国在二战之后特殊情况下建立起来的特殊关系。国家之间的伙伴关系确实存在寻找最符合国家利益的伙伴国家的考虑,而目前需要强调的是,中俄之间在国家利益层面存在许多一致的地方,这其中有三个层面:

  首先,中俄之间共享很长的边境线,都需要维护边境地带的安全与稳定,两国已经解决了边境问题,所以从来不担心对方国家会挑起边界纠纷,两国也得以把更多的资源都用来聚焦国内发展或者是其他领土边界的安全之上;

  第二,中俄两国在经济上也相互契合,俄罗斯拥有很强的军事实力、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基础建设方面却非常缺乏,需要大量的投资来发展。与此同时,中国拥有大量的资本、更好的基础建设以及庞大的市场,但自然资源储备相对自身的发展需求来说有所欠缺。显而易见,两国在经济层面是完美契合的;

  第三是双方的政治体制,两国的体制与西方国家现在所秉持的民主体制都存在不同,这就使得两国在一些关键的内政问题上能够更好的理解对方,普京总统永远不会去质疑中国的人权状况。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在许多全球治理的问题上也享有相对更多的共同立场。这种默契也体现在中国南海问题之上,考虑到越南同样是俄罗斯非常重要的伙伴,俄罗斯不会去公开站队支持某一方,但与此同时会和中国方面保持同步的沟通。

  “一带一路”威胁俄在中亚利益?

  澎湃新闻: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过去五年,在这五年中,“一带一路”倡议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有人声称“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俄罗斯是一种威胁。在当前环境下,您又如何看待?

  陈寒士:“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美丽的信封,我们可以把许多好的理念,比如合作共赢等等装进这个信封里。这是个无比宏大的计划,我们看到中国在巴基斯坦、在北极圈、在欧洲同时在进行着许多项目,这些都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它似乎没有明确的战略目标、没有时间表也没有具体的绩效考核,以至于你和每个中国人交流“一带一路”是什么的时候都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毫无疑问,“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五年后,中国在世界上的存在和影响都在不断提升。比如在中亚地区,这一地区历来是俄罗斯的传统影响势力范围。但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与这些中亚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同样是竞争者,我们出口产品有类似的地方。中亚国家作为俄罗斯重要的邻国,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建设下,经济和市场都可以发展得更加迅速,社会也会变得更加稳定,俄罗斯是乐于看到这些变化的,也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所以在这点上,我不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一种威胁,中俄需要做的是开诚布公的交流,明确各自在这一地区的长期计划和目标。

  还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中亚国家对于中国的依赖正在上升,作为相对较小国家的它们,为各自国家利益考虑,采取利用俄罗斯的影响来平衡中国,施行多极平衡的外交政策是一种策略性的做法,而中俄两国就必须明确认识到这种客观存在的情况,更有智慧地应对可能存在的问题。

  谁有希望接班普京?

  澎湃新闻:未来五年俄罗斯外交政策优先级是如何排列的?

  陈寒士:我认为,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仍然会是俄罗斯未来五年外交政策的重点。目前,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是冲突性的,没有看到任何好转的迹象,甚至仍然有继续恶化的趋势。在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对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判断已经成为共识,因此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去扭转俄美关系非常困难。

  俄罗斯需要做的更多是扭转欧洲国家对俄罗斯的担忧,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和美国之间的矛盾,并不针对你们”,当然这同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与中国的关系仍然会是普京总统未来五年非常重视的方面,尤其看重两国在经济层面的联系,但俄罗斯也意识到目前中俄关系存在的不对称性,俄罗斯或许也会考虑进一步发展与更多亚太地区国家的关系。

  澎湃新闻:俄罗斯年轻一代对于从政的积极性如何?未来哪一位“年轻人”会接下普京总统的重担?

  陈寒士:针对此次大选,我们目前并没有统计有多少年轻人投了选票。现状是俄罗斯年轻一代现在开始更多地思考国家问题,但也没有非常的积极。因为俄罗斯正在面临与二战之后相同的人口状况:老龄化越发严重、人口总量也正在缩减。

  但是,在俄罗斯被称为“90后”的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他们是俄罗斯非常聪明的一代人,他们成长在普京治下的时代,享受了相对更好的国家经济状况和政治状况,普京本人也很好地向他们阐述了这一点。需要特别提出的一点是,这一代人大都对于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有着骄傲的理念,他们不会去相信西方的宣传攻势,反而会认为反对美国的一些做法是好事,是很“酷”的。

  未来五年,俄罗斯并不会对经济做系统结构性的改革,普京总统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他的接班人。过去的几年中,普京已经在有意地去提拔锻炼一些年轻人,让一些年轻的官员在军队、州政府等部门之间轮岗。从这个角度来看,总理梅德为杰夫仍然是普京未来可能的接班人之一,除他之外,现任俄罗斯图拉州州长阿列克谢·久明(Alexei Dyumin)也应该被特别留意。

责任编辑:张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