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女儿了,老人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记者 蓝震 摄想女儿了,老人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记者 蓝震 摄

  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吴奶奶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本报记者 蓝震 王丽 本报通讯员 温艺华

  家住杭州下城区马市街社区61岁的赵大伯怎么也无法料到,春节期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他,会撇下心心念念、一直照顾着的母亲(瘫痪)和阿妹(有精神疾患),先走一步。

  令人唏嘘的是,他在家离世数日才被发现。而在邻里眼中一向内向、沉默的他,其实是才华横溢的教师、编剧和作家 。

  我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数据显示,在杭州,每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

  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何更好地扶持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则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

  连日来,钱报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和社工与志愿者一起,来到老年人身边,来到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身边……

  这些家庭,有的是相依为命的老夫妻俩其中一个生了重病,有的是子女早逝或患病不能自理,而父母渐老无力照顾。

  他们的生活,如风中的残烛飘忽摇曳,我们,又该如何为他们遮风挡雨?

  照顾中风老伴多年

  14年来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采访对象:寿阿姨、张叔叔

  年龄:70岁、74岁

  “老头子,今天没下雨,我们出去走走。”70岁的寿美凤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出了房门。从3楼下到1楼,走了半个多小时。

  16年前,他们的儿子因为意外离开人世。没两年受了刺激的张志新高血压引发中风,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每天夜里,张志新要起夜十几次,只要他动一动身体, 寿美凤就会惊醒过来,披件衣服就赶紧下床把尿壶端过来。14年来,寿美凤没睡好一个整觉,病一个个累出来,糖尿病、心脏早搏钙化、高血压,后来连肾都出了 问题。在老两口的房子里,最多的摆设竟然是一盒盒药品。

  就在前些天,张志新上厕所,因为坐得久了,加上本就半边瘫痪,起来的时候腿一麻没站稳,一下就倒在地上。寿美凤心里一慌,连社区给装的紧急呼叫按钮都忘了,就冲下楼去找人……

  “他们这个家全靠寿阿姨撑着。”

  社工一对多确实力不从心,不妨考虑机构养老

  艮园社区书记陈滨:我们有两位志愿者与老两口结对,时不时会登门看望,而住在他们楼上的杨惠琴,更是热心邻居一个,有好吃的都会给两位老人留一份。“我们社区一共有社工12名,加上4名居委会成员,16个人要负责7000多位居民的日常管理和事务,担子不轻。”

  寿美凤、张志新两位老人是社区重点关注的对象,社工会定期上门探访或者电话了解情况,还有热心的志愿者帮忙。可是即便这样,依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老人每天晚上要起夜,这事儿志愿者根本插不上手。

  “其实,机构养老,也许是帮助这些特殊老年群体的出路。”陈滨说,今年他们志愿者队伍打算做件事儿,把全杭州的养老机构都跑一遍,整理一份资料,推介给 有需要的老年人,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陪着他们去实地看看,现在不少养老机构条件很不错,医养护一体,希望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受机构养老的理念。

  一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她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采访对象:吴奶奶

  年龄:81岁

  敲开定安路社区吴奶奶家的房门,她像个孩子一样,从屋里蹦了出来,一把握住上城区清波街道社工姚乐娴大姐的手,乐得合不拢嘴。姚大姐是老人的老朋友了,像女儿一样,经常过来找她谈心。

  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房间不大,50平方米。来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老人的午餐是前一天的剩饭,烧成泡饭,就着酱萝卜。“一个人吃,简单点。”吴奶奶怕尴尬,赶紧把话题岔开了,“社区蛮关心我咧,隔三岔五都会有人过来跟我聊聊天,帮我买菜,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吴奶奶的丈夫走了10多年,最爱她的女儿也走了4年多了。

  “女儿走了,家里更空荡了……”说着说着,老人眼角已含泪花。姚大姐赶紧开导起来,“不要担心,女儿在天上保佑你的,你身体好过得好,女儿才开心呢!”

  吴奶奶身体还算可以,她最怕的是孤独,每次想女儿时,只能对着两只鸟说话——“买来四五年了,很通人性,每天心里有苦恼,我都会跟他们说说。”

  “最担心生病,谁能叫得应呢?”老人的担心,其实社工姚大姐也考虑到了,“吴奶奶有高血压,要天天服药,我们也会经常上门,也跟周边的邻居打了招呼,有事没事去敲敲门。”

  打个电话串串门,对他们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定安路社区社工姚大姐:3年前姚大姐退休,就加入到关爱老年人的计划中来。她的热心、乐观,感染了身边很多人。

  “在我们街道辖区内,从经济条件上来说,特别困难的家庭很少,但他们往往精神上的需求很大。”因此,姚大姐每次来走访这些结对的老年人家中时,经常一待就是半天。

  “我们发起了银龄互助,低龄老年人帮高龄老年人。”姚大姐说,他们把热心人都发动起来,这三年的社工经历让她体会到,打一个电话,串一次门,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等我们上了80岁

  年过半百的囡囡怎么办?

  采访对象:朱阿姨

  年龄:72岁

  有这样一群父母,最迫切的愿望是自己活得比孩子长。家住清波街道的朱阿姨,就希望自己能一辈子照顾女儿。

  “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朱阿姨的忧伤,也道出了所有残疾人家庭的心声。

  女儿5岁那年确诊了大脑的问题。“当时只希望她可以自食其力。”但是,这个曾经最低要求也难以实现。

  其实,朱阿姨做过三次大的手术,“2001年那次,我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含泪整理好了女儿的衣服,把女儿平时用的清洁用品再三交代给老伴……”好在这么多年来,朱阿姨很“争气”,屡屡闯过鬼门关。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照顾女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几天,46岁的女儿胆结石又犯了,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朱阿姨只能默默流泪。“医生建议开刀。但一想到要熬夜照顾女儿,我和老头子真吃不消啊!等再过几年,我们上了80岁,囡囡(指女儿)怎么办啊?”

  “要是能有个志愿者来帮我们一把,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时间,帮我们一起照顾囡囡就好了。”

  洗澡擦身洗头理发,努力提供居家照顾服务

  清波街道社工小孔:对这些特殊的群体,许多街道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清波街道正在培育和扶持“麦田圈”计划,专门关爱独生子女残疾家庭等。

  目前,项目已经组成了家庭联络员队伍,每月与各自服务的家庭进行电话交流和走访看望。“先了解服务家庭的需求和困难,再主动为他们提供切实需要的照顾服务,比如洗澡、擦身、洗头、理发……”

  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专门的养老服务机构的群体,“麦田圈”计划努力提供居家上门的照顾服务。对于类似朱阿姨家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会多走动,一起帮他们克服困难。

责任编辑:张淳 SN182